结尾和番外
作者:无措仓惶 更新:2019-09-22

结尾和番外

“原本没有打算离开你身边的,没想到你竟然会对沐泠皓出手,让景受到伤害,让我决定了离开你。”

君行绝低下头,暗恨当时为何要坦白罪行,那样就不会离开前那么久了。

“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做的事吗?”不用猜,上官谦也知道君行绝现在心里的念头。

君行绝心虚,抬起头,故作乖巧的看着上官谦。

“痛苦吗?”上官谦温和的问道。

“痛苦。”只能远远的思念,看不到思慕之人,相思之苦,比起曾经中过的毒还有痛苦。相思之毒折磨的是肉体,对于谦的相思是灵魂的痛苦和绝望。

“第二个对你的惩罚就是刻印的证明,你不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因为不知道才会不安,才会惧怕,才会痛苦。君行绝一下子就知道这个惩罚和第一个惩罚是相辅相成的。

“第三个惩罚就是,在药效消失前,你会不 举。”上官谦含笑宣布。

“能不能换一个?”君行绝想要讨价还价。

“不可能。”上官谦肯定的回应,对于君行绝的需求,上官谦也觉得确实有必要消停一下。

“要多久?”看得到,吃不到,而且是没有办法吃,这样的日子要怎么过。

“不知道。”上官谦故意的。

“谦。”君行绝求饶。

“你要小心,我会随时再下药的。”所以这个时间,就连自己都不清楚啊。

不会吧,一次不够,谦还想。但是,自己却只能接受啊。谁叫他想理亏呢。

“谦,我爱你。”君行绝起身,将人拥入怀里。

“我也是。”温和的声音在风中荡开。

咳,至于君行绝什么时候能吃到上官谦,这个时间,真不好说,不过,在君行绝再次将上官谦拐上床的时候,君行绝已经中了几次药,每次中了,上官谦会告诉他,然后欣赏君行绝郁闷的样子。当药效消失的时候,君行绝把上官谦压在了床上很久,至于多久,其中具体情况,请各位看客自行想象吧。

#########这是番外的分割线###########

番外一 君行绝的苦恼

每当君行绝索要过分的时候,上官谦总会给君行绝下药,让君行绝不得不消停,然后留意着再次被下药的机会。对比其他对星的生活,君行绝发觉自己是最惨的那个,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上官谦的用药的水平太高,防不慎防。为了自己的性 福,君行绝苦恼不已,想尽了一切办法避免被上官谦下药,可惜没用,躲不过,而且上官谦配置的药除了他自己有解药之外,只能等着药效消失。

然伙君行绝决定利诱。

谦,这个给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在用药让我不 举了。“一株稀有的植物被君行绝拿在手上,期待的看着上官谦。

“好。”接过植物,上官谦爽快的答应。

这样,君行绝过了一段性 福的日子,需索无度。

一天,君行绝埋首在上官谦的身上,双手在上官谦的身上胡作非为,突然身体一僵,动不了了,犹如石化了一般。接着,看着上官谦将他推开,冷静的起身,穿好衣服,躺在一边,道了声晚安。

君行绝就这样维持着僵硬的姿势,欲 火燃烧着,可是却什么都不能做。

不久之后,“谦,这个给你,可不可以不要下让我不 举和僵化的药了。”手上拿着寻找到的偏方,等着上官谦的答案。

“好。”上官谦翻了下,同意了。

以为没有后顾之忧的君行绝,又放肆了起来,不过这次上官谦的下的药是让他浑身发痒的药。

然后是再次收买,上官谦再换方法。比如让君行绝早 泄,散失触觉等等药物。

“谦,可不可以不要对我用药。”君行绝摆出一仓库的稀有物种,收买上官谦。

“不行。”这个绝对不可以,君行绝是个很好的试药者,而且,君行绝那个时候的反应真是百看不厌啊。

后来,君行绝列了一个长长的单子,上面全部都是上官谦不能对他用的药。但是上官谦总能找到漏洞。

比如这次,君行绝进行的相当顺利,可是却发现,上官谦一点的反应都没有,不论他怎么挑逗,上官谦都没有反应,难道是自己的技术退步了,可是这些地方明明是谦的敏感部位,为何谦没有反应。

君行绝痛苦的按压着自己的欲 望,不明白,那就再努力,他不信谦会没有反应。,可是上官谦依然泛着一本古籍看着,一点都不所动。

“我给自己下了药,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有感觉。”上官谦的一句话,让君行绝明白了,不是自己的技术问题,而是谦早已准备。

这种事情,当然是双方都有热情才会愉 快,特别是两人还相爱,君行绝可不喜欢独角戏这种事。

最后,君行绝只能痛苦的自己解决。

在两人的生活中,这样的攻防一直 继续着。

真是幸福而又圆满的生活,除了君行绝小小的苦恼之外。

番外二 学厨

话说,是个对星,君行绝,沐泠皓,尊皇,伊斯特罗.埃林纳赫尔世人某次交流着追求各自爱人的心得,当知道君行绝为了上官谦下厨,俘获了上官谦的胃之后,其余三人有了学厨的想法。

作为师父的是君行绝,学徒是沐泠皓,尊皇,伊斯特罗.埃林纳赫尔。

首先是最简单的,蛋料理。

君行绝让他们各自先做,想看看他们的程度。

接着是成果。戳戳眼前的黑块,梆梆响,根本戳不穿。

“沐泠皓,你这个是煎蛋吗?”你确定它不是铁块,君行绝非常疑惑的看着上官谦。

此时的沐泠皓,因为报复君行绝曾经谋害自己,让景儿受到伤害,趁着,君行绝说话的机会,夹了一个碎块丢进了君行绝的嘴里。

第一时刻,君行绝跑到盥洗池,吐出来,用水龙头往嘴里灌水,才将那股味道消除。

接着是伊斯特罗.埃林纳赫尔。

看着面前的一堆灰烬,“食物不是用魔法火做出来的,你要用锅,你知道吗?”看着正在玩着青白火焰的伊斯特罗.埃林纳赫尔,君行绝头疼的说,这个火力太强了,普通的蛋怎么受的了,不过这蛋竟然没有完全汽化,这个家伙用的是什么蛋。

伊斯特罗.埃林纳赫尔回答,是高级魔兽蛋,他曾经吃过,味道不错,可惜,自己做出不来。

最后是尊皇。

尊皇将手中完好的蛋丢给君行绝。

恩,很好,没有异味,形状完好,尊皇无疑是做的最好的。

是水煮蛋吧。这个确实最简单。

不过,还要看看内容,在桌面上敲打,蛋液从里面流出来。

原来是生蛋,尊皇根本什么都没做。

“什么叫生蛋也可以吃,野蛮人,未开化。”君行绝被这些人打击了,完全忘记了自己以前也好不了多少。

不过,这三个人的基础他已经明白了,全部重头教。

“这是盐、味精、糖……”从调料开始介绍。

几个人接受的很快。

“沐泠皓,炒菜要先倒油。”

“伊斯特罗,要先拔毛,才能把它放进去。”

“尊皇,那个不是食材。”

辛苦的教学,持续了很久,君行绝教的辛苦,三人学的辛苦。

世界真是和平,除了厨房爆出的爆炸声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