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吓4 你吓我嘞
作者:七月水戈 更新:2019-09-22

林远杭早晨醒来的时候,刚刚七点。京尤要讠卖==..nè今天“城市时尚周刊”杂志社的安主编约他八点半在办公室见面,说是为了庆刊二十周年,想征集一些“出位”的图文设计思路。

林远杭早在大二就开始给“城市时尚周刊”试投搞,刚开始,一直是石沉大海,杳无回音。直到一年后,“时尚周刊”突然来了回信,表示已同意征用林远杭的若干图画与图片,并希望继续来稿。打那以后,只要是林远杭的投稿,基本都采用了,人物画,漫画,卡通画等等。林远杭的美院与“时尚周刊”的办公地都在武昌,相隔不远,所以,林远杭有空就亲自把图稿送到杂志社,由此结识了主编安况。

林远杭想把腿从沙扶手上挪下来,现腿已经不受指挥了,全麻。他只好坐直了,用两手挨个把腿搬下来,平放在沙上,立即觉得脚心麻麻痒痒的,可怜它们,悬了半夜。这人为什么一定要平躺着睡觉,原来不是没有道理的,什么都可以抗衡,唯独自然规律不能抗衡。

下了一夜的雨,清晨居然有了碎碎的太阳花,把还来不及蒸的雨滴照得晶莹剔透。有些早起的鸟,啾啾地鸣叫。

陆子嫣仍然熟睡。林远杭侧头,一边捏着腿一边看她。她背对着他,呼吸均匀。虽然身上搭盖着毛巾被,仍然遮掩不了姣好的身体线条,林远杭从头到脚目测了一下,她身体的比率一定是标准的黄金分割,用身高除以肚脐到脚底的距离,得到1.618,最具审美观的体形。

陆子嫣翻了一个身,还是没有醒。昨夜入睡时已经2点多了,林远杭习惯熬夜,生物钟是紊乱的,反而醒得早。他轻手轻脚地去卫生间洗漱完,到小书房清理了一些画稿,准备出门。从汉口到武昌有点远,他必须留下充足的时间,与人相约,他从不迟到,他认为这是做人的基本态度。

林远杭走到门口,想起什么,又折回来。他轻轻拉开一个抽屉,拿出两把钥匙,放在了饭桌上。这是他家门的备用钥匙。他又扭转头,看看陆子嫣,她面色红润,肤色亮,侧身蜷缩着,那姿势象个欠缺保护的虾米。林远杭一向自认为是孤独的,而此时,一个叫陆子嫣的女人,正顺理成章地占据着他的单人床,他的孤独有些松散了。他温柔地笑了,随即走出去用钥匙关上了门,没有让门出丁点响声。

陆子嫣睁开迷糊的双眼,天已经大亮了。她先看见了天花板,陌生的天花板。她慵懒地伸了一下四肢,我在哪儿?好像还在做梦。她转头,看见空着的沙,昨夜这里好像睡着一个人,她立马清醒了,这是林远杭的家。

林远杭呢?陆子嫣从床上爬下来,轻唤了一声,“小杭。”屋子里静静地,只剩了她。几点了?她拿出手机,呀,快八点半了,舞蹈室的学员八点半就都来了,陆子嫣有点慌神,平时最多都是七点半自然醒的,今天一下睡到八点半了。穿着睡衣,连个胸衣都没戴,从别人家里跑出来,被学员看到,怎么解释?

赶快回去!陆子嫣侧着耳朵贴在大门上听了一会,外面好像很安静,没有上下楼的声音。她快拉开门,走出去,在身后轻轻合上了门。可她抬脚上楼的当儿,往上瞥眼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二楼半站着两个女人,一个举着面窝、握着豆浆,一个端着一个纸碗,两人默不作声地各自对付着早点,她们同时清楚地看见陆子嫣蹑手蹑脚地从二楼的屋子里出来,和陆子嫣一样,她们也惊了个好。陆子嫣头皮一阵麻,那两人女人,一个是胡玲,一个是钱怡。

陆子嫣假装若无其事地和她们打招呼,“你们好,今天来的挺早的。”这话放平时,太正常了,可此刻,太正常听起来也不正常。不早?不早能窥见这等好事?

两人都皮笑肉不笑地回了话,“子嫣,早啊!”

那两人都是上过楼,敲过门,三楼无人应答,两人下到二楼半有风口的地方,一边过早一边等人开门,却万万没想到,陆子嫣没开三楼的门,倒从二楼的门里出来了。上次漏水,她们都知道,这屋,搬来个年轻英俊的单身男人。

那两人比陆子嫣还尴尬,但内心都有点激动,好像无意中窥探到了陆子嫣的**,破解了一道谜。陆子嫣的个人问题一直令人扑塑迷离,她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有七情六欲。却原来,她也不是神,也是食“人间烟火”的。

钱怡更像是中了彩票那么兴奋,她一定要回去告诉小姑子,陆子嫣有别的男人,没周大炜什么事。不过,她在心里惊叹了,“你吓我嘞,这也太快了吧!”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