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第二次实习(八)
作者:烂衣奸少 更新:2019-09-22

沿着中央大街一处不起眼的阶梯下到河边,顺着石板路走到最深处,可以看见一扇老式的包铁木门,这便是地下水路的入口。

“多亏了朵洛缇部长,我们才能这么快找到入口。”虽说是腐女,黎恩还是对那位的行动力赞不绝口,“调查的真不是一般的详细。”

“取材?创作?”菲想起朵洛缇刚才的话语,歪着头看向艾玛。

“小菲不可以去了解,黎恩同学也是。”艾玛慌忙摆手。说不出口,恋爱故事这有男生登场这种事情,说不出口啊。

殊不知黎恩早就知道,而且朵洛缇也不是只会写耽美文,普通的小说故事也是一把好手,已有一些文章被杂志收录。当然这与主线无关,按下不表。

艾玛走到木门前,伸手推门,纹丝不动:“好像被锁住了。”

黎恩举目四顾,见有两名贵妇人正在河上的小桥中央聊天,只得松开刀柄,“在这里拔刀,太显眼。”

“啊...这个让我来试试吧。”艾玛说着取下发卡,小心翼翼的伸进锁孔,一边转动,一边解释,“我记得之前看过的推理小说里,写过些窍门,不过我没自信能够顺利成功就是了。”

黎恩收慑心神,开启《心眼》。

“aperio(打开吧)。”随着艾玛的轻声吟诵,一道奇特的波动从艾玛指尖迸出,以发卡为媒介钻入锁孔。随着发卡的转动,细腻的波动搏动锁芯,大门应声而开。

还是看不透——黎恩暗叹一声。每次使用魔女秘术,他都会仔细观察,以期看出些许端倪为之后和薇塔开战做准备,却一直没什么进展。

好在经过各种事情的打磨,黎恩的心态越发通达,倒也不气馁。

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是没有用的——他不是圣斗士,也没有小滴的《精灵之眼》,但是他相信,一遍不行,两遍不行,八遍十遍总会有破解之法。

“黎恩,走了。”菲在入口召唤。

“来了。”还有半年时间,希望来得及。

......

一如朵洛缇部长所说,门后的确是地下水道。

正确的说,应该是挂着地下水道之名的地下空间,比克州地下区域还要壮观。

足以容纳两辆汽车并排的通路,充分利用水力的闸门和通风机关直到今日还运作良好,行走其间,没有半点不适。

由于常年无人进入,这里成为了魔兽的巢穴,鼻涕虫、臭虫形状的魔兽来回徘徊,不免有些大煞风景。

三人既不是“美之怪盗”,也不是“爱之猎人”,无暇为眼前场景感慨,所能做的只有把挡路者统统击溃。

神火飞鸦迂回翔空,无影之风轻盈掠过,虚界之刃四面出击。

一时间,血肉横飞,曜晶遍地,魔兽四散奔逃(差点忘了魔兽还掉曜晶片)。

......

迂回经过几道闸门,三人难免有些晕头转向,黎恩只得向精神链接那头的大神求助:

“塞蕾丝蒂,我们到哪个位置了?”

“我们现在在贵族街区地下,如果你收到的情报没有错误,领邦军的入口就在附近。”跟着黎恩久了,塞蕾丝蒂也养成了每到一处构建三维立体模型的习惯。

“了解...”黎恩轻轻点头,转身对两位同伴说道,“再加把劲,我们离目标很近了。”

“好。”艾玛拄着魔导杖,额头微见汗珠。

“gogo”菲和黎恩一样,状态如常。

正待继续前进,黎恩脚步一顿,高声道:“尤西斯?”

“你们...”岔路另一边,金发少年一怔,略显无奈的说道,“没想到你们会特地溜到这种地方。”

“太好了,你没事啊。”见同伴安然无恙,艾玛露出放心的笑容。

“哼,我当然不会有事。”到这个份上,尤西斯傲娇本色不改,“只是没想到刚回去,就被剥夺了行动自由...刚刚总算是逃了出来。”

“你好像知道大致状况如何了嘛?”菲的直觉一如既往的敏锐。

“是啊,为了牵制改革派,而诬陷帝都首长的儿子并将他监禁,没想到父亲居然打着这种赤裸裸的主意。”说到这里,尤西斯眼神黯淡下去,“结果,父亲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和我谈的打算...”

“......”三人沉默,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他们只是同学,至少现在只是同学。

“我的事就先别管了。”尤西斯一摆手,似是借这个动作将烦心事抛开,“哥哥和我讲过地下水路的基本构造,所以大致都很清楚,我会带你们去领邦军的驻地,快走吧。”

“尤西斯同学,你是打算自己去救马奇亚斯同学吧。”

“和上个月实习差真多。”

尤西斯的打算没有瞒过上一次实习也分在一组的艾玛和菲。

“哼,我只是对父亲的做法难以接受罢了。而且那家伙现在一定在角落里哭丧着脸发抖,只是为了欣赏这一画面,就已经值得我去救她了。”

这一副不坦率的傲娇反应,让三人暗暗窃笑。

......

贵族区地下水路的风格和之前的区域有点不太一样,通路渐趋狭窄,还多了不少需要攀爬的平台,营救小队的推进速度大大降低。

爬梯子的顺序也有讲究,黎恩第一,尤西斯第二,艾玛第三,菲第四。

黎恩和菲实力强劲,经验丰富,各自处于队伍两端。男前女后则是因为女生们的校服都是裙子,避免走光。

“嘿~咻,这里的梯子还真是多。”艾玛用力扶住梯子两端的扶手,努力让自己的脚站上石台。身为七班内身材最好(包括莎拉在内)的女生,她的负担比其他人要大很多。

好不容易站稳,她一手擦汗,一手自然伸出,去拉下方的菲。

菲一个借力,轻巧翻上石阶,目光汇聚在那座高峰之上,嘟囔道:“果然是因为胸部太大的原因吗?”

“菲,小菲~”艾玛条件反射般双手护胸,满面通红。

“咳咳,今天的天气真不错。”黎恩抬头看天,眼神飘忽——这规模不输莉夏啊。

“是啊。”尤西斯和黎恩一样望天,表情严肃。

“现在是地下...”菲的吐槽还是那么犀利。

......

历史气息浓厚的地下水道中,有一扇铆钉木门显得格外突兀,哪怕是来自军校的四名外行人都能一眼看出问题——可能并且可以在这封闭区域建立这么一道门,只有领邦军。

木门虽和地下水道风格迥异,材质却不一般,门板厚实,木质致密,坚硬不逊钢铁,除非黎恩动用“流刃若火”,不然无法轻松破门。

门从另一侧上锁,四人所在这一侧没有锁头可供艾玛施术。而贵公子出身的尤西斯,对这种左道手段更是一窍不通。

关键时刻,菲挺身而出:

“让我试试,大家退后。”

话不多的银发女孩,打开腰侧一直没有打开过的腰包,左手熟练的抓出一块白色黏土装的东西,赫然是之前大闹《贝尔加德们》时大放异彩的便携式炸药。

金色的眸子上下一扫,右手揪下一小块,粘在门缝中央。接着如法揪下四块,粘在木门左右两侧的轴上。

一阵微风吹过,淡淡的硫磺味四散开来。

离门最近的菲,恍若未觉,小步退后,双枪刃交叉与大腿前方,声音毫无起伏:“引爆!”

五团黏土上分别闪过一道火光,应声起爆!

不管门再怎么坚固,只要破坏它与墙壁的连接点,也就只有倒地一个结果。

两扇门板轰然落地,烟尘四起,想来是很久不曾打开。

“嗯,成功了...”菲朝黎恩比出一个v字手。

“干得好,走。”黎恩当先掠入,少了门板阻隔,感知网豁然开朗,熟悉的气息就在不远处。

“gogo~”

“.......”艾玛和尤西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能按下满腹疑问,紧追而去。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