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悄悄潜伏
作者:aria电子式 更新:2019-09-22

  观音菩萨给孙悟空托梦之后,在孙悟空起身前往森林之时,玉皇大帝也已经开始为唐僧一行取经圆满结束而摆设宴席,予以庆功。

  消息传出,天*下一片欢腾和忙碌:有备酒备菜的,也有擦洗桌凳的,还有向各路神仙传达消息的。这虽然甚是忙碌,却也井然有序,调理不乱。

  八戒听说玉皇大帝为他们师徒接风,更显得意,自保奋勇,要亲自对厨房督阵。

  玉皇大帝看了看八戒,接着便对他说:“你护师傅取经,已经够辛苦了,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才是,不必操劳此事了。”怎奈,八戒执意不肯。由此,玉皇大帝明白了八戒之意,便看了一眼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知道八戒是为了吃喝所致,也就点头同意了。

  八戒急忙应了一声,匆忙而去。

  转眼之间,时间已经到来。各位神仙陆续而来,侃侃而谈,相互祝贺,更使堂而皇之的宫殿越显蔚为壮观。

  时辰已到,玉皇大帝用手一挥,示意庆功宴现在开始。

  诸位神将落落就坐,欢聚一堂,饮酒互敬,品味美酒佳肴,个个啧啧称赞;仙女翩翩起舞,婀娜舞姿。一时的宫廷,热闹连连,气氛非凡,可谓欢乐无穷。

  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雅座上席,目睹众神那谈笑风生之表情,心神旷怡;又望那满庭辉煌浩荡之气派,沁人心脾;再看这一团和气、八面临风之宫廷,更感天庭之威武。由此,玉皇频频点头,娘娘点头频频。真可谓:不谈天上人间事,尽管畅欢悠悠哉!

  歌舞升平,天之娇色,朗朗乾坤,蓬壁生辉。如今,唐僧一行已归,又为天庭增加虎将,更显天庭之恢弘,更震天庭之巍巍。

  玉皇大帝望着诸位谈笑风生的情景,心花怒放。余余,脱口而出:“想当年,大闹天宫,一片大乱……而如今,静坐大堂,举杯贺贺,足显我天庭恩恩,与日俱增,与月同辉,妙哉妙哉!”

  由于玉皇大帝过度兴奋,竟然情不自禁的叫起斗战胜佛来。

  玉皇大帝这无意间的叫声落去,却迟迟不见悟空应声,众神心里也是一直发愣,似觉没有看见悟空。于是,就仔细查找仔细看,确实不见悟空面,不过都没把话言,唯恐玉皇大帝心不安。

  众目睽睽下,净坛使者猪八戒,狼吞虎咽正吃喝,竟对玉皇大帝轻唤没听见。嘴中食物尚未尽,憋得两腮鼓鼓圆,忽看都用眼扫瞄,以为是把他小看。于是乎,急忙用手遮着脸,把头躲在师傅背后边,大半天也羞得无法露脸面。一会儿,食物“咕咕咚咚”入肚中,因没尝出啥滋味,于是露出两只眼。露出两只眼,直勾勾望着盘中餐,虽然没有把话言,心里嘀咕不间断。勿用说,一则嘀咕没吃饱,二则嘀咕诸位傻,一桌佳肴只能瞧。因贪吃而嘀咕,就这无意间的一嘀咕,竟然是他突然悟:原来猴哥不在此,可恶!再想想,众神既然寻悟空,与他吃喝无牵连,不如还吃盘中餐。于是露出脸来伸出手,不是喝酒就吃肉,由于殿堂悄悄静,八戒吃食声音响亮亮。

  悟空之不在,唐僧起初便知晓,苦于不知啥原因,欲寻已没时间找。因怕惊动诸位神,诸神扫兴则不好,鉴于此,一直没吭声。而如今,玉皇大帝提名挂姓呼唤他,心里开始急躁躁,不知如何才是好。因担心悟空惹祸端,于是忙忙闭双眼,默念阿弥不间断,期盼悟空早早还。此时殿堂甚冷静,八戒吃食声音清,沙和尚扛扛他的肩,唐僧无奈无法言。

  本是,欢天喜地来庆贺。因为,缺少斗战胜佛受耽搁。

  王母娘娘听得玉皇大帝唤悟空,半天无应声,心知肚已明,为不使玉皇大帝失颜又扫兴,忙忙使个眼神给金星。

  这当儿,玉皇大帝不见悟空应,细查细找一遍整,方知悟空无踪影。

  足智多谋的老金星,捧场搭圆禀玉皇:可能是悟空取经太劳累,一时熟睡梦未醒,或是他忘记被邀请,不如现在……

  猪八戒急忙打断话,“填油加醋”话出声:斗战胜佛他劳累,我净坛使者可累否?因为缺个他,使得宴席被耽误。日后必须惩罚他,要不然,天庭规矩成空文,一纸空文咋能行。老金星,你说说,俺老猪说的可对否?若对就按规矩行,

  众神将,听此言,欲笑又不敢,无奈将脸背一边。

  唐僧急忙扛八戒,示意莫要胡乱言。

  八戒可能没吃好,定是饥饿肠子叫,所以如是说,无非是叫宴席赶快开。却不料,发现一切不对劲,便觉自己讨没趣儿,脸儿绯红不再吭。

  这时候,太白金星继续说:不妨派员将,前去催叫就是了。

  玉皇大帝当然知,悟空甚难惹,便依他之意,派遣二郎神。临行嘱咐再而三,千万不要惹麻烦。

  二郎神遵命离天庭,急急寻找孙悟空,可惜没找到,顿觉心不宁。不由犹豫在思忖,不知去哪儿能找到。想了老半天,觉得返天庭,禀报玉皇大帝看咋行。

  二郎神如此之快返天庭,太白金星明如镜,忙忙给他使眼色,示意不要说太清。

  二郎神,真聪明,改变口气把话明:愿意再寻孙悟空,恳请玉皇大帝叫他行。

  玉皇大帝见状把头点。

  二郎神于是急匆匆,再次离天庭。

  此时刻,孙悟空已到森林中。只可惜,二郎神却是胡乱寻。

  单说二郎神,疾步出宫庭,游天南,越海北,急急寻找不见影。如今已到花果山,接着又踏西天边,越寻心越乱,不知究竟在哪边。只见他双眉皱成一个结,担心悟空胡非为。无奈何,觉定前往峨眉山。就在行途间,忽听远处沸反天。顺声待近细观看,葱葱郁郁一森林,悟空空中舞大棒,正与乌云厮杀不间断。于是不由心一惊,觉得悟空是救妹,何来乌云与他战?难道乌云是法海?难道另有妖精现?想到此,愿助悟空一臂力。怎奈玉皇大帝早有令,没有圣旨不得战。于是速速回天庭,把这事情快说明。

  回头再说庆贺事。

  眼看庆贺要结束,依然不见悟空影,也不知,二郎神是否找得到,实在是,众神挂念于怀中。

  突然间,巡查神急急忙忙到天庭,喘着粗气来禀报:悟空现在在森林,森林上空灰蒙蒙,看样子,象救妹,同时又向在拼杀。在此之前前,金山也有大动静,只是很快就息宁。

  玉皇大帝听毕甚是惊,忙忙看向老金星。

  太白金星看诸位,个个都在把他盯。毕竟他是天庭一军师,都眼巴巴望着他把事情定。不由暗暗心扑腾,埋怨孙悟空,不该私自来行动,下一步咋办?确确难确定。

  就在这时候,二郎神慌慌张张进天庭,把个情况说分明。

  几乎是同时,得到同一地点不宁静。而今已确定,悟空救妹已行动。

  好半天,太白金星喃喃语:这定是,观音菩萨已托梦,要不然,孙悟空咋能知情情?

  这时玉皇大帝把话说:可请老金星,前往峨眉中,会同姜子牙,抓紧议事情。

  火烧眉毛事急急,老金星不等话说完,就要离天庭,他是要找姜子牙,如何采取这行动。却突然,一纸飘然飞庭中。

  老金星忙忙接纸看,看毕禀报玉皇大帝说,虽然悟空已救妹,天庭暂时莫出兵,镇妖很快就结束,具体的行动时间临时定。接着又对玉皇大帝说,曾记否?想当年,悟空遇妹后,在金山与法海之恶战,当时天庭欲出兵,被姜子牙上书飞庭阻拦一事么?

  玉皇大帝点头来应承,但不明,咋能把这事情牵连在其中。转而再思之,难道还有啥问题,一时没看清?于是乎,连忙把那飞书找,赶紧看分明。

  果真是,飞书背后有一函,至今仍完封。

  玉皇大帝这时才发觉,当时确实没看见。于是乎,急急忙忙打此函。

  此函如下言:镇妖何时结,一时难确断,再接上书时,托梦最适合。切记切记。

  寥寥数语说的清,可惜当时没注意,以至于,森林狼烟滚滚起。

  太白金星此时言:就从现在起,诸神精神提,一旦飞书再来到,刻不容缓速出兵。

  猪八戒这时开口说,猴哥怎么还有妹?焉何老猪不知情?于是问向沙和尚,接着又问他师傅,只见他俩都摇头,不由开始暗纳闷。

  就在八戒纳闷间,姜子牙再次上书飞天庭。上写道:事情火急急,法海将成佛,已派悟空去金山,目的是侦探,希望天庭之诸位,做好一切之准备。法海法宝甚是多,不能再次出差错,另行安排另通知。

  玉皇大帝笑颜颜,太白金星称赞赞,及时雨来的太及时,说啥不能再蛮干。于是玉皇大帝把话发:即如是,严以待命莫等闲。

  诸神奉命离天庭,时刻准备着,帮助悟空救妹中。

  再说峨眉山,姜子牙嘱托孙悟空:森林救妹已失败,法净已在惊动中,此次派你潜金山,不可轻妄动。那金山,而今把守非常严,有个蟹鳖横,功能蹊跷不一般,若是不防备,吃亏是小受难重,甚至被送命。另还有,鱼、鳖、虾、蟹杂杂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密把关严密盘。因此上,此次任务不轻松,千万莫要露把柄。

  悟空听后心大惊:怎么有个鳖蟹横?还有那些杂杂虫?难道金山是铜墙?难道救妹如汪洋?再一想,既然师傅详交代,森林一战又失败,看来轻心决不能。只是这个蟹鳖横,究竟有些啥功能,不如问清清。

  于是乎,姜子牙把蟹鳖横之本领,说与悟空听。

  悟空听毕不再言,兀自去金山。化只蜜蜂空中看,金山果然把守严。细细寻找鸟法净,正于寺庙坐于禅。仇敌被发现,悟空顿时身增胆,欲上前去把他骟,因而悄悄欲落前。

  眼看就要把身显,突然话语响耳边:只需侦探不许战。再细思,蜜蜂飞行带嗡嗡,倘若法净被惊动,此计定难成。无奈强把火气咽,落于山脚想办法。

  突然传来响声动,悟空急忙隐一边,待近仔细看,却是一和尚,来于山根间。

  这和尚,东张西望在埋怨:哪里有响声,偏叫来察看。

  如是小和尚,岂能听到蜜蜂嗡?所以他在胡埋怨,理所当然中。

  悟空听毕才知道,原来是蜜蜂之音被听见,幸亏离开早,不然真是不好办。想到此,不由心里暗暗骂:这个鸟法净,耳朵虽小挺灵敏,简直是狗耳。

  这时刻,和尚扭身欲上山,悟空急忙变,变个瓢虫速向前,落在他的身后边。

  和尚进寺庙,悟空趁机落一端。

  法净听了和尚言,才把心放宽,接着继续闭住眼。

  悟空再次之任务,就是时刻监督鸟法净,提放他来把佛成。

  静悄悄,悄悄静,一切尽在如意中。尽管悟空怒火烧,却也忍怒不乱动,详查细瞧侦探中。

  突然法净话出声:现在就开始,一定要、紧紧盯住孙悟空,并按照吩咐认真行。这个孙悟空,就是当年那妖猴,他变化多端不定形,能在空中速飞行,能在地下行走无痕迹,所以说,必须小心莫大意,确实他太能。现在重新发号令,宁可错杀千千万,一个可疑不放过。

  孙悟空听及于此,暗吸一口凉气心担惊:难道法净瞅见了?现在怎么办?若是把身现,如同是,他不防备我偏来,可能叫他安排;若否然,紧贴墙壁不动弹,吃亏与否难以断。究竟该咋办?不如、不如先发制人为上策。可又想,果真如是作,坏了计划又怎办?

  就这样,一边观察着动静,一边脑际打旋旋。就在犹豫间,突然法净又冒言:蟹鳖横,要听清,妖猴如果来,你要行动快。

  蟹鳖横点头如捣蒜,信誓旦旦回一言:敬请方丈心放宽,如果妖猴他到来,定叫他,有来无回身不全。

  法净:如果他偷袭,你咋办?可记得?想当年,你的兄弟鳖蟹横,就是这样把命送,而今丧生金山下,屈指盘算几百年。凭他之能耐,岂能轻易一命完?定是没提防,惨遭偷袭才命亡。所以说,时时防备莫遗忘,千万千万,否则有可能,与你兄弟一摸样,不曾吃住黑砂糖,一命就得亡。

  蟹鳖横:方丈说的已记牢,坚决不再走那道。不提那事倒还罢,提及那事叫我恼,我对妖猴狠切切,不报仇恨誓不休!

  这言语,悟空听得清,悟空记心中。这言语,使他想起想当年,山下那情景,原来竟是鳖蟹横,手指显奇能。而如今,还有一个蟹鳖横,功夫也在手指中,若不是姜子牙早提及,若不是前来侦探怎能明?定要寻机会,先把他除掉。这言语,也使悟空心放松,说明他没被发现,于是继续观动静。

  正在想来正在观,忽然发现蟹鳖横,直直走向门口来,于是乎,提高警惕细细盯,紧紧盯住蟹鳖横。

  只见蟹鳖横,走出寺庙站一侧,一动不动如朽木。

  悟空正在观其变,突然他发现,蟹鳖横手指在挥动,接着落下一苍蝇。又发现,蟹鳖横背后一蝴蝶,轻轻在飞行,蟹鳖横脑袋虽未动,竟被他手指又指中。

  悟空觉得甚是怪:蟹鳖横无非是一个脑袋两只眼,怎能看到身后边?不曾弄明白,突然法净话出声:蟹鳖横,蟹鳖横,只有这样才能行。刚才苍蝇和蝴蝶,乃是老衲略施功,目的是考验,是否你专心。现在老衲要念佛,快叫他们进庙中。

  悟空瞅向蟹鳖横,蟹鳖横吭吭发两声,于是一群小和尚,井然有序一长队,开始走进寺庙中。悟空抓住一瞬间,落于和尚裤管上,随他一同行。

  众和尚,已落座,法海却向门口动。接着拍拍蟹鳖横,说他力量很集中;并叮嘱,把好门口这一关,时刻提放孙悟空。

  蟹鳖横如同哈巴狗,弯腰恭敬连声称。

  于是法净回原处,闭目坐禅唇蠕动。

  悟空此时想:法净成佛怎么办?现在禀报姜子牙,可惜门口站着蟹鳖横,怎能行?此乃非常之时期,不如收拾蟹鳖横,即使不成功,定也搅得不宁静。

  想到此,注意定,悟空趁着法净敲打木鱼声,和尚念经哼唧声,咿咿呀呀乱哄哄之时,慢慢地,一步一步轻盈盈,挪向蟹鳖横。

  训练有素的和尚虫,觉得衣褶有动静,于是用手来拍打,又觉没有啥。根据方丈之交代,应该细观察,再一想,门口站着蟹鳖横,何必留意要多心?鉴于此,继续咿呀不停停。

  悟空吃一惊:这个杂杂虫,视觉甚机灵,差点命送他手中,不由怒火往上涌。若不是来做要紧事,一巴掌拍他成肉饼,叫他再逞能。

  孙悟空此时甚镇静,是因他要灭掉蟹鳖横。此时刻,已经靠近欲耍能。

  移至更近处,正欲狠力来出击,突然发现蟹鳖横,手指向他直指来。

  悟空是否已暴露?法净是否受惊动?

  后事将如何?请在下一章看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