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作者:陌桦 更新:2019-09-22

生活在这个宁静的小村子已经一年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的时候,躺在大床上的鼬和佐助就已经醒来了。

“昨天晚上我们又把炎累到了。”侧身把玩着炎已经及腰的长发,鼬的脸上难得带上了积分温柔的笑意。

“嗯,的确呢。”由于炎是面对着鼬侧躺着的,此时的佐助看不见炎的睡颜。顺着脖子一路吻下,佐助在炎已经布满印痕的后背上再添加上了几个属于自己的印记。

“嗯~”后背传来的湿热和微微的刺痛让熟睡中的炎不由得轻哼了一声,但是身体上的疲惫却让炎依旧沉浸在睡梦之中,无意识的蹭了蹭床单,炎似乎是想逃离般的蜷缩进了鼬的怀里。

“哥,”看着炎无意的动作,佐助的脸上也带上了笑意。“看来让你得到便宜了~”手顺着炎光洁的后背滑下,去换来了炎更为剧烈的反应。

一大早上,自己心爱的人一身由自己创造的情1欲的痕迹,不断地向自己的怀里磨蹭……是个人都会受不了的。“我下去做饭。”昨天晚上已经折腾了炎整整一晚上了,今天早上如果再动手的话,先不说炎会不会直接翻脸,就是炎的身体也经受不住自己和佐助的再一次的索取。深呼吸了一下,压下了自己的身上的反应,鼬转身下床。“佐助,你也动作快点。”说完,鼬便快速走出了房间。

“嗨~”炎的身体的确是不能再承受一次了……手指顺着脊柱滑向了入口,佐助下意识的用手指在褶皱上着画圈。

“嗯……不要了……”炎的呓语让佐助的思绪重新回归到了身体,抬起身看了看炎在睡梦中依旧紧锁着的眉头,佐助无奈的笑了一下。

“嗯,放心睡吧,不做了。”压在炎的身上低头吻在了炎的额头上,看了看自己精神的下1身,佐助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跳下了床铺。早知道刚才就和鼬一起下去了……无奈的看了一眼依旧在沉睡中的炎,佐助走到床脚捡起了地上的脚铐。‘啪’的一声扣在了炎的脚腕上。

脚铐又该换新的了……看着手上属于炎的白皙的脚踝,佐助起身帮炎盖好了被子,也离开了房间。

“饭做好了。”客厅的桌子上,鼬早就已经将饭菜做好了,看着随手只披了一件浴衣就下来的佐助,鼬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腰带系上。”

“啊,我知道了~早饭做的什么?”随手系了一下腰带,佐助三两步便走到了桌边,“我的西红柿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佐助这才发现自己的餐盘里连一点属于西红柿的或者是曾经是西红柿的东西。

“吃完了。”淡定的夹了一筷子的三色丸子,鼬紧皱了一早上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了开来。“快点吃,吃完了今天上午还要把下个月的策划看完。”看着佐助有一搭没一搭的搅着味增汤,鼬出言提醒道。

“知道了。”没有西红柿……真心不想吃饭呢……但是一想到堆在房间角落中的那一大堆的文件,还有即将迎来的那一个月的假期,咬了咬牙,佐助还是大口大口的将眼前索然无味的早饭吃了下去。

大战‘金铃’虽然是放了不少血,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些放出去的血,‘金铃’在大战之后又迅速的抢占到了百分之五的市场。然后又经过了这一年的发展,‘金铃’彻底成为了外人无法撼动的存在。但是随之而来的,便是这一大堆的文件,以及各种各样的合同……金趁着大战结束之后,借着不同意炎被带走这件事,在‘金铃’里大闹了一场,然后卷包住进了大蛇丸的蛇穴里。炎已经撤出了‘金铃’,金又离开了,大蛇丸从一开始就没参与进来……事到如今,覆盖了世界经济将近百分之九十的‘金铃’,只剩下了鼬和佐助两人在管理。

这次的休假时两个人联手策划了好久才换来的,踩进套里是大蛇丸,而金只是连带着被套进来的,但是这也算是成功了,只要处理完这个月积压的东西,那么从下个月开始,两个人就能有整整一个月的假期了……

“哥,家里真的没有西红柿了么……”趴在桌子上,佐助看着身旁堆得比自己还高的文件,一脸疲惫。

“你可以自己出去去买。”相对比佐助的懒散,鼬已经完成了小半的文件的处理了。坐在桌子的另一边,鼬挺直着脊背,手下快速的动着。“文件我不会帮你批的。”末了还不忘‘提醒’了一下工作依旧没有进展的佐助。

“……我知道了。”作软禁炎的地方,这个地方的地址,一直都只有兄弟俩知道,也许还有一个墨迹也知道这里,但是墨迹早就已经回到他的族群里了,不可能将这个消息传出来。那么剩下的,不论是鼬还是佐助都不可能将这里的地址告诉别人……反过话也就是说,不论这里缺少了什么,都只能两人自己出去买回来,即使是手里掐着的‘金铃’覆盖的面积再广泛,但是也不能用在这里。“哎……”要是自己出去买西红柿的话,起码就要离开一天一夜的时间……长叹了一口气,佐助只能无奈的低头批自己手里的文件。“话说,哥,炎脚上的链子该换了。”在用下去怕是会磨脚的……

“嗯。”

“叮铃,叮铃。”就在两人安静的批文件的时候,楼上传来了细微的声响。

“炎醒了。”放下了手中的笔,“文件放一下,去热饭。”批了一上午的文件了,鼬也感觉到了厌烦了,正巧炎已经醒过来了,那么剩下的……起身从衣挂上拿了一件外套,鼬大步向楼梯走去。

“真是的~”看着鼬已经上去了,佐助也停下了手中的笔,起身去厨房热饭了。话说,炎的椅子上得再垫一层垫子吧……路过饭桌的时候,佐助顺手给炎的椅子上加了一层垫子。

因为失去了视力,碍于面子还不想叫鼬和佐助,所以中午起床的时候,炎只能按着酸痛的腰扶着床四下摸索着自己的衣服。

“炎……”刚刚感觉到身后来人的气息,下一瞬,炎便被鼬抱在了怀里,感受着手下嫩滑的肌肤,鼬不由得低头将吻烙在了炎已经布满吻痕的后脖颈上。“醒了为什么不叫我和佐助?”舌尖肆意的舔舐着炎的后脖,将吻烙在炎的耳根,最后牙齿轻轻咬上了炎的耳朵。感受着炎身体的颤抖,鼬的嘴角扯出了一个愉悦的弧度。

“……唔~我……啊~~~”已经习惯了鼬还有佐助的身体,随着鼬舌尖的滑动而不断的颤抖,膝盖发软,炎在鼬肆意的动作下,几乎是将全部的体重都压在了鼬环绕在自己身上的双臂上。“我…才起……”断断续续的将话说完,炎无助的抓着鼬的袖子,喘息着。

“……去洗个脸,我们下去吃饭吧。”狠狠的在炎的肩上咬了两口,换来了炎沙哑的呻1吟,鼬向后退开了一步将手上的衣服搭在了炎的身上。“炎刚睡醒就这么有精神呀~”系腰带的时候,鼬伸手按了一下炎已经被挑逗起来的部位,话语中满是调笑的味道。

“唔。”敏感的地方被鼬触碰,炎咬紧了下唇,但是依旧遗漏了一声呻1吟。“我…饿了……”这一年的相处让炎彻底的明白了鼬和佐助的性格。想要什么都只能明确的说出来,拐弯抹角的表示,只能换到鼬两人更加‘恶意’的挑逗。顺着鼬的胳膊摸下去,炎一把抓住了鼬的手。“带我去洗漱吧。”如果说刚刚失去视力的时候,炎还能够凭借着自己的摸索,完成自己想要的事情,但是现在,被鼬和佐助,手把手的伺候了一年之后,炎已经失去了这种能力。不得不说,鼬和佐助的计策真的很好用,成功的让炎离不开两人的照料了。

“炎,这是水杯。”“毛巾。”对于伺候炎洗漱,不论是鼬还是佐助都将其视为一种乐趣,一天一个人,从早上的洗漱开始,到晚上运动后的清理,两个人轮换着,从来也没人说过什么。“这个月‘金铃’又增加盈利了三个百分点。”虽然将炎软禁在了这里,但是每天炎依旧能知道外面的消息——通过鼬和佐助的讲述。“木叶村那边又开始打算选举六代火影了,”帮炎梳好了头发,鼬伸手接过了炎手上的毛巾。“你怎么看?木叶的五代火影两天前才派人送来的请帖。”

“……木叶的事情,和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木叶承载了太多的血与泪……握着鼬的手,顺着鼬的引导,炎跟随着鼬的脚步向房间外走去。“喂!”突然而来的失重感让炎只能无措的抱着鼬的脖颈。

“要下楼梯了。”炎下意识的依赖,让鼬的露出了笑容。炎那一瞬间的停顿鼬也同样没有错过,木叶呀……反正下个月开始就是金当值了,这个事情就交给她处理好了,反正她的‘饲主’大蛇丸也曾经是属于木叶的……

“炎,睡醒了~吃午饭吧~”佐助将午餐从厨房里端出来的时候便看见鼬抱着炎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中午好~炎~”拉开了炎的椅子,等待着炎坐定,佐助和炎交换了今天的第一个吻。“今天的汤,鼬特意作了你最喜欢的玉米汤。来~啊~”

“佐助,别闹了,快点吃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鼬看着佐助挎着整张桌子给炎喂汤,虽然嘴上说着训斥的话,但是眼睛中却满满的都是温柔和宠溺。“把文件批完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都可以在家里陪炎了。”

“嗯。我知道。”看着炎将勺子上的汤喝干净,佐助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吃属于自己的那份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