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梦醒时分
作者:无情的眼 更新:2019-09-22

眼见肖铁出手如电,毫无留情,一刀就斩杀了牛首人,此举一下子将那些观望之中的妖魔二族之中的好手一齐震慑,纷纷的犹豫起来,

须臾,一人越众而出,森然道:“他们怕你,我偏偏不信梦仙子所说,再说梦仙子已在万年前的幽魂,在下生于妖界,却是没有听说过谁的魂魄可以存活万年而不散的,这个魂体的出现,并非偶然,大家不要相信,这其中一定有鬼,”

说话的是一个妙龄女子,年纪轻轻,风华无双,一双妙目,顾盼生辉,竟然让四下看向她之人,不由的痴了一痴,

此女天上有,人间几回见啊,

就算是肖铁阅女无数,见了此女,也不禁一阵心痒,但想到此女虽然姿色无双,却在眉宇之间透出一股妖邪之气,那股气息让人心寒,肖铁看罢,不由一阵的冷笑,原来他的元神出体,已然发出一道玄光,将此人的真身看破,此女果然是个妖邪之辈,身有九尾,俨然是个九尾妖狐,相传狐狸有九尾,则为最高境界,九尾九命,相信没有万年的修行是绝难达到的,肖铁念她没有酿成大错,修行不易,却是不忍下手,迟疑一下才道:“既然姑娘要证明一下看,那在下就让梦仙子再度现身,给大家看个明白吧,”

说罢,元神勾通三界,

已然向那飘逸的梦仙子发出信息,

梦仙子本来就没有走远,听到召唤之声,也就自动返回,、

本来肖铁的天魔刀内,以上融炼了两大尊的魂体,与那梦仙子心意相通,所以当下,梦仙子就此来到近前,再度现出原形来,

那梦仙子的神情落寂之极,再度现身,一时把下方的几百人马惊的一呆,毕竟在此刻,她的出现还是那样的震慑心魂,

九尾狐原本是狐妖洞主,善于变幻形体,美色无双,所以魅术了得,寻常之辈只消她一个眼神就已然神魂巅倒,色入心机,

可是对于肖铁而言,却是全然无用,毕竟肖铁历经数次大难,心智极其坚强,所以在美色诱惑之前,还是毫无所动,

“哼,大家都看到了吧,梦仙子的魂体并没有散去,她再度现身,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她真的存在于世间,和我们一样,只是她没有让我们看到罢了,”

九尾狐脸上闪过淡然一笑,森然道:“既然是真的梦仙子,那我能不能亲近一下,”九尾狐一下子飞起身来,手里放出一道丝光,

缠向梦仙子,

这些抽魂丝可以瞬间吸食掉一个灵者的元魂,让魂体彻底的崩溃,看到这道抽魂丝的出来,肖铁这才意识到,方才自己低估了自己,而这个九尾狐奸诈的让人愤怒,

啸,一道刀芒破空,哧,斩落那几根阴毒无匹的抽魂丝,

抽魂丝已断,却是在断头之上再度萌发出几根更加细密的丝线来,

那丝线更密,更加粘稠,

甚至连天魔刀都无法将其斩断,

肖铁情急之下,飞身而起,却不断刚一起身,就已然投入了敌人的圈套,

丝丝丝,至少几十道抽魂丝从几十位妖人的手中齐射而至,声东击西,真是无耻之极的东西,

肖铁愤怒不已,。本想救人,却没有想到给人暗算,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暗算别人算什么本事,本宗主来也,”一道清丽的影子暴之动,嗖的一下飞临到肖铁的身旁,青色的剑光四下扫荡,那些抽魂丝竟然在她的剑下,纷纷断裂成两截,余下的丝线也变的脆弱不堪,一下子软倒了下来,

那空际间无数的流焰在飞腾,

将那漫天飞舞的冰丝震的寸断,

九尾狐和她的手下个个面色惨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毕竟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冰风雨会祭出本宗的神剑,青卢剑来助阵,若非此剑,那抽魂丝无物可挡,

就算是方才厉害之极的天魔刀,也是无法将其彻底的去除,

好厉害的青卢剑,

九尾狐目光望向冰风雨,此刻,在冰风雨的身后,飞天宗的弟子不下千人,排列身后,个个身披仙甲,手执兵器,严阵以待,

看到如此的阵势,那妖魔二界的众圣城一齐心寒,本来一个肖铁就极为了得,加上飞天宗这些精锐人马,他们怎能讨到便宜,一翻观望之后,尽皆收兵退走,

一时场地之中,妖魔众圣一齐散去,

只有那九尾狐还呆立当场,一付恬淡的神情望向肖铁,

“哼,肖铁,你给我记住了,这一次你逃得了抽魂丝,下一次若是没有冰宗主的青卢剑,我看你怎么办?”

“九尾狐,不要太过于得意,天魔刀日后只会越变越强的,到时就算你将全部的抽魂丝拿来对付我,也一样会无济于事的,毕竟天魔刀也是会进化的,哈哈哈,这一次只是未使出全力罢了,”

听了肖铁的话,九尾狐的脸上现出怨恨的表情,本来她是想借抽魂丝来控制肖铁这样的天才人物为已所用,却是没有想到肖铁如此的强势,以至于让他的心中也产生一股强烈的不安,要是日后此人对付自己的话,那天魔刀绝对是一致命威胁,“

哼了一声,带人离开,肖铁静观其远去,

心中腾起一股淡然的暖意,

目光清淯如水,

望向冰风雨如画的娇颜,

冰风雨感应到他的目光存在,也伸出手来,轻抚他的脸,

”肖大哥,以后你不会离开了吧?“

肖铁摇头,目光望向远处的那一方混蒙的天地,

淡然道:”我也许还要去一次西方,那里还有一个未圆的梦待我去完成,“

”你要去多久啊,是不是不想回来了,“冰风雨的脸上露出一股伤感的气息,

相伴了这么多年,她对于肖铁已然了然于胸,但听到肖铁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的心陡然一沉,知道肖铁不日就会离开,

心情一下子跌落了下来,

变的难过起来,

远处的山峦之下,飞天宗那庞大的牌坊之下,一个妙龄的少女也在观望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也许是真的要结束了,也许他就会离开此地了吧,不过西方世界还是会给他一点留恋的,也许他的心早已厌倦了飘泊,但是此刻,却是不得不再作一个一次远游了,“

”奥兰小姐,你打算随他远去么?“

身边一个青衣的婢女轻声问道,

”这里我呆的很好,心很累,也想歇一下了,让他去办他的事情吧,也许他很快就会再次回来,也许,他会一去不回头,、、、、、、

奥兰的眼角之间含满了泪水,这一次,伤感的心似乎刺激了她那久藏于心的往事,

从和肖铁相识到相恋的一幕幕,再度现出眼前,让她的心有一种要破碎的感觉,一股痛意袭来,让她的眼前白光一片,

她一阵头晕,几乎倒了下来,

“我们回去吧,这外面风大,呆久了姑娘的身子可受不了,”青衣婢女扶着她,慢慢的走回那个熟悉的院落,

梦去如烟,生在梦中,美妙如斯,梦散人去,

却是一股伤心之极的情绪弥漫心底,让她的世界再度隐入一片看不破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