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下集)
作者:时不语 更新:2019-09-22

顾月希就躺在她所住公寓客厅的地板上,胸口也是插着一把瑞士军刀,依然是门锁有被撬开的痕迹,还有那一模一样的报纸,手法简直跟曹越被害时一模一样……

“看来真的是替天行道啊,比我们警方还要快。”夏莹狠狠地说道。

“我们还是继续找找还有什么线索吧。还有,注意一下那把瑞士军刀,看看能不能从凶器上面着手。”司杨想了想说道。

“好的。”夏莹立马安排了人手去查。而司杨和紫阴于却在公寓里面搜查线索,但是找了很久还是一无所获。

“呼,真是怪了,入室谋杀怎么一点线索都没有的呢?”紫阴于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停止了搜索,看了看室内的摆设,想放松一下心情。“录音带式录音机?想不到现在还有人用这个。”紫阴于按了按播放键,只是听见“滋滋”的磁带转动声。

“等等,倒回去听听,照理说不会只放空白的带进录音机的,这就证明了这卷录音带是用来录音的,倒回去看看有没有录到什么东西。”司杨惊喜地说道。

“嗯,我试试。”紫阴于马上将磁带倒了回去,然后按下了播放键,录音机响了起来:“我是顾月希,我在一个小时前接到一个匿名电话,那把女声扬言要杀了我为他弟弟报仇。要是她说的是真话,我在5分钟后可能就会遭遇到不测……我已经听到她在门外的脚步声了……砰,咔擦(撬门的声音)……”录音在这里中断了。

“太好了,犯人竟然留下了这么重要的一条线索……”夏莹刚回来就听见了录音。

“对,重要线索。”司杨跟紫阴于互相对望了一眼,神秘地笑了笑。

“这样我就知道犯人是谁了,犯人就是你,叶萱。”夏莹转过身,对着门口的叶萱厉声喝道。“你是为了你的弟弟叶浩报仇,所以连杀了二人,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

“叶老师!?”司杨这才看见门口站着的正是他选修法医课的老师叶萱,但是她现在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完。这时只见她愕然地看着夏莹:“你说什么?”然后又看见了司杨:“司杨同学,怎么你也在这里?”

“你认识她?”夏莹看了看司杨,又看了看叶萱,问道。

“她是我大学老师,她怎么会是凶手?这是不是有点误会了?”司杨解释后问道。

“不,一切都调查清楚了,报纸中见义勇为的人就是叶萱的弟弟叶浩,原来这是一件报复杀人案。而且她刚刚也承认了,她跟曹越是情侣关系,杀死曹越的那把瑞士军刀就是她送给曹越的,你们之前推理不是说过犯人是熟人作案,但是引导警方向外人作案那方面想吗?原来这就是叶萱为了杀死对她的弟弟见死不救的人,而又怕引起我们的怀疑,所以才故布疑阵。相信她也是为了接近曹越,才成为了她的女朋友。”夏莹得意地说道:“终于让我破了一次案,呵呵呵!”

叶萱听见夏莹的说法之后,情绪十分激动,她反驳道:“不是这样的,我并没有怪曹越,他当时是想救我弟弟的,但是他父亲嫌惹祸上身,所以才阻止了他,后来他十分愧疚,积极地帮助警方寻找当时的歹徒的线索,所以才将杀死我弟弟的凶手绳之于法,反而是你们这些警察,寻找犯人互相推托,现在还来诬陷我?”

“你……你……”夏莹被气得七窍生烟,刚想反驳,但是紫阴于却叫住了她:“表姐,你别说了,犯人不是叶萱,据你们刚才透露的信息,我想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紫阴于说完之后看了看司杨,司杨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给了紫阴于一个鼓励的眼神,让她接着说下去。

“这么说,你已经知道犯人是谁了?”夏莹疑惑地看了看紫阴于,又看了看司杨,想得到司杨的肯定,因为怕紫阴于又再像以前一样推理错误。

司杨笑了笑说道:“我还想不明白呢,让阴于说说看吧。”

“咳咳,那我就说了,这次的案件其实十分简单,只是一桩情杀事件,也就是说犯人就是顾月希本人,她把曹越杀害后再布置了一下现场就回到了这里自杀了,而目的就是让我们将叶萱错当成犯人,这个女人真是小心眼啊,在决定自杀前还不惜一切代价地报复变心的男人和勾引她男人的女人。”紫阴于简单地说了说她的推理。

“什么?我并没有勾引曹越啊,曹越的确跟我说过她有一个前任,但是毕业后就已经分手了,之后我们才认识的。而且我也不认识他的前任。”叶萱感觉十分诧异地说道。

“这只是他的说法和你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但是在顾月希的眼里你们就是一个变心的男人和一个勾引她男人的女人,可能她无意中得知了你们背着她……而恰恰因为这样的一篇报道,让你认识了曹越,同时让曹越认识到顾月希内心的丑陋或者为了新闻题材不择手段报道的事实,其实顾月希内心也是十分后悔的吧,所以她才用这篇报道策划了这次的“连续杀人事件”!虽然这些是我的推测,但是八九不离十了。”紫阴于解释道。

“原来如此,如果能够找到顾月希自杀的证据,那么这件案应该就可以破了。”夏莹恍然大悟地说道。

“不用找了,证据我们刚刚才听完,表姐你不会就忘记了吧?正是因为这个证据,我才推理到以上的事实啊。”

夏莹想了想,一脸懵然地问道:“你说那段录音?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正是那段录音,那段录音是顾月希自杀前刻意告诉我们,目的是将我们的思路引向叶萱,但是很可惜,录音里还是暴露了她自杀的证据。”说着,紫阴于把录音重放了一遍。

“没有什么问题啊……”夏莹眉头深锁地说道。

“有,顾月希在录音里面说她听见了犯人的脚步声,但是录音里面却没有录到犯人的脚步声。那么说,这只能是她杜撰出的犯人将她杀了……”

“啊,原来这就是真相,我明白了。”夏莹恍然大悟地说道。

“还有一点,顾月希跟曹越身上一样,还是没有什么搏斗挣扎过的外伤,这点就可以证明杀他们的人必须是他们亲近的人,曹越亲近的人是他的爱人……”说道这里,紫阴于满含深意地看了一下叶萱:“至于顾月希,我看没有什么人比她自己更亲近的了。”

“你的意思是?”叶萱突然眼睛红红地问道。

“没错,曹越一脚踏两船。不过,这也是我的推测罢了,毕竟人已经死了。”紫阴于叹了一口气说道。

“啪啪啪!不错,很精彩的推理,既然犯人找到了,那我也应该走了。还有人等着我呢。”司杨拍了拍手掌说道,然后就向着公寓门口走去。

“等等……”紫阴于及时叫住了司杨。

“还有什么事么?”司杨问道。

“没……没什么,我送送你……”紫阴于突然低下了头说道。

司杨呆了一下,抓了抓后脑勺,哈哈一笑,爽快地说道:“好,那走吧!”

夏莹满含深意地看了看自己的表妹,叹了口气,然后才发觉叶萱还呆呆地坐在公寓的地板上,突然觉得她有点可怜,但是工作还是要接着做,只好让她起来简单地录了一下口供……

由于顾月希毕业后就在青城大学附近租的公寓,所以司杨决定走回去青城大学。在街道上,紫阴于和司杨静静地走着,有点冷场。

“我就快到了,就送到这里吧。”司杨突然说道。

紫阴于低声说了一句:“大笨蛋。”然后突然抬起了头,看着司杨。

“怎么了?”司杨奇怪地问道:“突然这么认真?”

“额,没什么,那就再见吧。”紫阴于突然像是泄气的气球一样,有点沮丧。

“哦,那我先走了,路上小心啊。”司杨说完毫不经意地转过了身,向着青城大学的正门走去。

紫阴于跺了跺脚,气愤地嘀咕了一句:“大笨蛋!”然后她在后面静静地看着司杨的背影,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司杨走了几步之后在斑马线前等着,眼看红灯就要转成绿灯了,紫阴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鼓起了勇气大喊道:“司杨,我喜欢你!!!不许拒绝我~~~”

紫阴于说完之后,好像干了什么坏事似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转过身拔腿就跑,刚跑了两步,突然感觉身后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阴于!”

紫阴于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慢慢地转过了身……

当司杨看见紫阴于转过身之后,眼眶里挂满了晶莹的泪珠,他霎时之间就慌了:“你怎么哭了?”

“我就知道,你会抓住我的,你喜欢的是水若兰,是不是?虽然明知道这个结果,我还是忍不住要跟你表白。虽然今天是愚人节,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本来还想着你拒绝了我就用开玩笑的借口掩饰一下,但是我忍不住……”紫阴于声音带着哭腔说道,眼睛里的泪珠也藏不住了,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打湿了衣服的领口。

司杨温柔地看着紫阴于,突然眼睛闪缩了一下说道:“阴于,对不起。只是目前的事情并不允许我去喜欢谁,水若兰也是一样。我的身世,我18年空白的记忆,我身上背负的东西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所以你的心意我暂时还不能接受,或许有一天,我认清了我自己的时候,我会给大家一个解释的,那个时候,无论我选择的是谁,你都不要介意好吗?”

“没事。”紫阴于深呼吸了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不过眼睛还是红红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罢了,现在说出来舒服多了。”

“阴于……”司杨心里十分难受,好像心脏要撕裂了一样。

“真的没事了,我先回去工作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你也回去吧!”紫阴于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但是眼神却十分坚定。

“那好吧,我也要回去上课了。”司杨说完摆了摆手道别,然后坚定地转过了身,为了不让人感到伤心和绝望,自己还要不断地战斗下去,来吧,神道,来吧,时不语……

紫阴于看着司杨坚定的背影,眼睛了泛出了温柔的笑意:“你知道吗?司杨,你还是推理的时候说的话最让人满意啊……我知道,那个案子其实你也早就知道真相了吧!”

《番外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