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作者:华若 更新:2019-09-22

  自从风城美子的抛花事件之后,这群人的兴奋度就一直维持在最高点,玄镜无奈地看着在客厅讨论的人,叹息

  “小镜不开心吗?!”Emilio有些不解地问,这三年来,那几个人的成就是如日中上,却一点也未改变对玄镜的态度,依旧是那么是宠溺着玄镜,依旧是那般地洁身自好,未传出什么绯闻来,也不会让玄镜受到一点的委屈,这份情,他们这些作为玄镜的好友,是看在了眼里,喜在了心中,而玄镜也改变了不少,从一开始的疏离,即使是他这个像大哥哥一样存在的,也是不得靠近于心的范围的,但是自从遇到了迹部景吾他们后,玄镜就在一点一点地改变着,如此让人欣慰着

  “…嗯?!”不开心?!他有吗?!玄镜颇为不解,想了一下后就改变了话题“你和神监督怎么样了”

  “哼,不要说他了”Emilio愤愤地说,那个人,竟然…哼,竟然让身上染上了女子的气息,哼~!

  “…”出事了?!玄镜看着一直成熟的EmiliO竟然会有这幅样子,正欲开问些什么时——

  “镜,我们去看礼服吧”迹部景吾拉起一脸不解地看着他的镜,在玄镜耳边低笑,看着玄镜微缩了一下脖子,无声笑开,镜还是那么敏感呢,即使他们已经做到了最后一步了,但是还是——

  “景吾——”这一声中带着无奈,他就这么好玩吗

  “镜,他们俩个的事他们自己会解决的,我们还是做自己的事吧”能让这个在商场上的帝王这般温柔到阳光都会失色的讨好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了吧

  “…嗯”点头,顺着迹部景吾的意思,转身,离开

  而当回过神的Emilio看到了门口处的人(神监督)时,“…月城玄镜”你这个见色忘友的人,哼,Emilio愤愤地想着

  ——————

  而当Emilio还在为交友不慎的事后悔时,某人早已经让亲亲夫君带到了某着名的服装设计师的店中

  “jim,上次本大爷交待的设计图画好了吗”迹部景吾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福

  “好了”jim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人,也是一脸的笑意和好奇,这就是让九大家族护在怀里的人吗?!

  “镜,你喜欢哪种款式的”幸村精市拿了好几张设计图,拉着玄镜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开心地从背后抱着玄镜坐下,让镜靠着自己

  “嗯”半躺在幸村精市的怀中,拿过设计图,认真地看了起来,却——手机铃声响起

  是周助的来电,“周助”接通

  “小镜,你现在在哪呢”不二周助温润的声音传来,带着一惯的开心和满足    “和景吾他们在…店里”    “…是Jim的店吗”不二周助轻问着,带着一份惬意

  “嗯”    “那小镜比较喜欢欧式风格的还是中式风格,或是其他形式的婚礼呢”不二周助记得的是镜对于中方文化的热爱程度    “…”玄镜有些为难,他又没有结过婚,怎么会知道?!

  “…那我给小镜说一下吧”明白玄镜的沉默的意思,便开始一点又一点地为玄镜介始着,这份无言的默契让不二周助的笑更为的深了

  而玄镜也仔细地听着,偶尔应上几句

  幸村精市也毫不在意地抱着玄镜,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偶尔在偷了一下香,看到玄镜的配合,心中溢满了温暖    “镜…”柳莲二、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走了过来,看到了正在接电话的人,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幸村

  “是不二的”他们各负责一些,不二和手冢两人负责的是总风格的布置

  “啊”几人坐了下来,看着手中各自的设计图,等着玄镜把电话讲完    …“龙马呢”接完电话的人看了四周一眼,问

  “越前他去买点心了”因为待会试衣服会花上大半大,怕会饿到镜,柳莲二顺势递了一杯浓茶过去,就着自己的手亲手喂着玄镜  而玄镜也对这样的动作毫不在意,更亲密的动作也有过,扭扭捏捏一向是他不屑的

  当喝得差不多了时,玄镜伸手接过杯子,将剩下不少的茶水递到了充当他的靠枕的幸村精市的嘴边

  幸村精市的笑意变浓,就着刚才玄镜喝的位置啜了几口后,就摇头表示不要了,让玄镜自己喝

  “镜有看到喜欢的吗”忍足侑士拿着一大叠的设计稿问

  “…嗯…这个”从被摊开的几张最好的设计稿中挑出最好的一幅,他喜欢这种风格的

  “本大爷去和jim说,”迹部景吾拿走了设计稿,然后对忍足侑士说:“让不二他们也过来吧”    “好”忍足侑士拿出手机,拔了一个号码出去

  “镜”越前龙马回来了,过于急促的步伐,让越前龙马那头墨绿的头发有些凌乱“你喜欢的小笼包”

  “龙马是去中华城的美食街买的吗”玄镜离开了幸村精市的怀抱,坐了起来,打开了袋子,是那里才有的小笼包呢

  “嗯,镜不是只喜欢那些的吗?!”越前龙马坐下,用筷子夹了一下,送到了玄镜的口中“…啊”张口咬下,眉间是对美食的满足

  很开心看到玄镜满足的样子,越前龙马将另一半的包子放到了自己的口中,开车去距离这很远的中华城买,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呢

  “镜”不二周助和手冢国光也随后进来了

  “我也饿了呢~”不二周助快步走了过去,抱住了正在吃东西的人,就着玄镜叼在嘴边的包子,吃下后,就着这样的姿势,来了一个深吻,不带着任何一点的欲望

  过后,不二周助放开了玄镜,坐在了玄镜的左边

  “镜,挑好了吗”手冢国光在玄镜的唇边轻啄了一下,看到有些红肿起来的唇,一向冷清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深沉,退开来

  “嗯,景吾他…”话未完,就看到了迹部景吾走了过来,后面跟着jim

  “镜,可以去试衣服了”迹部景吾拉起某人,轻吻住玄镜,十秒后放开,“看你,怎么吃得满嘴都是”责备的语气中有着的更为是宠溺和开心

  jim作为日本首席服装设计师,不少和迹部家的大少爷迹部景吾打交道,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高高在上的迹部少爷这般温柔的语气,果然,眼前的这个人,对于迹部景吾来说是不一样的存在呢~!

  不愧为首席的服装设计师,Jim只是花了一个小时便将衣服的样式做好了,玄镜进入更衣间,换上了那套礼服后就走了出来时——    在外边等的人都是眼前一亮,白色的礼服衬得玄镜那高挑和瘦弱的身子也是格外的挺拔和英俊

  “镜,果然很适合穿白色的衣服呢”忍足侑士上下观察着,最后一槌下定论

  “喜欢吗”幸村精市替玄镜整理有些凌乱的头发,问着他对这身衣服的看法

  “…嗯,不错”不繁琐却显得高贵淡雅,玄镜点点头

  迹部景吾看到玄镜的表态后便让Jim做出同款的礼服

  ……入夜,在某个温馨房子里,是一派的春光无限…

  “手冢”推开门进来的是不二周助

  手冢国光光着上身从床上起来,“不要让他太累了”冷清的眼中有着心疼和怜惜,看着因为情事的疲惫而已经睡了的人,低头在玄镜的唇边啄了一下

  “嗯,放心吧”

  ————

  在关门的时刻,房间内又恢复了平静

  “小镜~”不二周助爬上了床,小心地在不压到玄镜的情况下,翻身从上方对着心爱的人,看到玄镜那放松的容颜,心中是一动…“小镜~醒醒吧”

  “…嗯,不…”用手挥,想挥这只讨人厌的苍蝇

  “…呵呵”不二周助见此,更加尽心尽力地骚扰着

  “…嗯”玄镜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是…周助呀…”

  “是呀,还累吗”不二周助为玄镜捋捋前额有些乱的发丝,眼神是柔和的波光

  “…嗯”今天走了很多的地方,晚上景吾和国光还…体力再好的人也会累的!

  “…这样呀…那我们睡吧”不二周助翻过身,侧睡着抱紧了玄镜,笑着说

  “…嗯…周助不要吗”玄镜此时少了些睡意

  “…嗯,不要了,明天是我们的婚礼”所以明晚要补偿我哦~

  “…嗯”打了一个小呵欠,又睡了过去

  不二周助看着又重新睡过的人,回忆着他们认识至今的点点滴滴,直到,眼皮也受不了了夜的召唤“晚安”小镜,谢谢,有你一直在我的身边

  …这一天,八个人婚礼,让世界哄动了起来,同款的礼服却依旧不一样的气质

  迹部景吾的领子处有些金黄色的玫瑰花纹,托得迹部景吾更为的高贵,如帝王般让人不惊折服

  手冢国光袖口处带着此稳重的黑紫色的花纹,,冷俊的神情在此刻有了些柔化,显得格外的可靠

  幸村精市和不二周助两的领带上绣着的淡淡的紫色花纹,配上同样出色美丽的外表和温柔的神情,让人有些痴迷

  柳莲二的领口处是淡绿色的,站在那,有一股谪仙不识人间烟火的味道

  忍足侑士的袖口是淡蓝色的诱人,绅士风范刚刚好的邪魅的笑也引起了不少少女的惊叫声

  而越前龙马袖口是深蓝色的,带上一脸不羁的神情,也毫不输于同排而立的人;玄镜全身都是白色的,只是多了一些装饰用的羽毛,很是好看和独特

  在Emilio,神监督,龙琦教练,Nick和Rick两兄弟,亚斯,杰姆,那托教练,伴老,汉斯老头,山田百合子,风城美子,上杉绪,真田家,迹部家,越前家,忍足家,幸村家,柳家等等亲朋好友的见证下,成了一生一世牵绊的人

  这场惊天动地的婚礼,成为了不少人的饭后话题,成为了不少女子的最大心愿,成为了不少人心中的快乐和欣慰,他们终于走在了一起了呢————

  “…镜,累了吗”在午夜的十点钟时,婚礼的热闹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

  “嗯”倚在了不二周助的身上,闷闷地说:“周助…困了”昨天晚上都没什么睡好

  其他人听了,心里是一阵的疼“镜,再等一会好吗”总不能主角先退席吧,幸村精市柔和劝着,看来今天真的是太累着小镜了呢,幸村精市有心中责怪自己的不细心

  “…不要”他真的很累和困了,声音已经有些犯糊涂了呢

  “镜”手冢国光轻拉过人,“你还没有吃呢”让身上的人全身的重量依附着自己,难得的劝着

  “国光…累”声音带着无力和昏昏欲睡的欲望

  “镜,先睡吧”迹部景吾看着已经走得差不多的人群,望着周围同样想法的人,抱着玄镜走上楼

  “…嗯”知道景吾他们会处理好的,玄镜放心地入睡了

  “镜,镜,镜”玄镜在一声声温柔的呼唤声中醒过来,自己在…看看周助的装潢,是家里,他回到了家里了吗

  “镜,你终于醒过来了呀”忍足侑士急忙拿起床头柜上刚煮好的小米粥,舀了一匙,吹掉了热气之后送了上去“这是刚刚煮好的”

  玄镜张开嘴含住,咽下,两人都没有开口,房间里只听得见汤匙碰到碗的声音,直至碗空了,忍足侑士放下了碗,拿起了湿手帕,为玄镜擦掉米屑后,用额头碰了碰额头,过后,才抱紧了一脸不明的人“你发烧了,都怪我们没有好好照顾好你”语气中有着浓浓的自责

  “…侑士,要惩罚”伸手慢慢抱住自责的人

  “好”

  “就罚你们…陪我一辈子” 

  “好…一辈子…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都会陪着你的”

  “…嗯”透过忍足侑士看向门口处的人,看到他们脸上的坚定不移的温柔,笑开了…他已经很幸福了不是吗

  他们八个人各有着一样东西去代替了戒指,是玄镜特地去订作的,独一无二的琉璃耳环,透明的珠子只有在阳光或灯光下才能折射出属于它们独有的颜色。

  幸福就此拉开了帷幕,祝福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