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白头偕老
作者:沐雪兮 更新:2019-09-22

既然这事王爷知道,就肯定在他那做不成文章。

苏兰静转转眼珠,心中百转千回,几句话她已经将慕容婉萱的底和性格摸得差不多,她亲热的牵过慕容婉萱的手道:“慕容二小姐,我一见你便觉得十分投缘,你看我俩就认了姐妹成不?到时我也可以带着你多和京城的小姐们打交道。”

“好啊!我也觉得与苏郡主很投缘,我是盛元5年五月出生,不知姐姐芳龄?”慕容婉萱喜不自禁,认为与苏兰静结交就是打入了京城贵族小姐的圈子,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大户小姐,比她瞎猫撞上死耗子高攀上王爷的姐姐高贵多了。

“我是盛元7年出生的,长你两岁,以后我就唤你婉萱妹妹了。”

“苏姐姐。”

这两人虽一口一个甜蜜的叫,却各怀鬼胎,一个是想利用对方探取慕容妃嫣的过往,一个是想利用对方进入京城的名流圈。

“婉萱妹妹,既然咱都是一家人了,你就把你大姐的事好好说与我听。”

慕容婉萱颠倒黑白将过去的事情说给苏兰静听,有婚约却不知检点被人退婚,以前是个瘸子长的还很丑。

“苏姐姐,到时你可别被她蒙蔽了,我大姐这个人不可小觑,手段多着哩。”慕容婉萱鄙夷道。

慕容妃嫣究竟如何,苏兰静还不敢妄下断言,但至少她知道慕容婉萱是个蠢不可及的人,既然敢在第一天就认识的外人面前数落亲姐的不是,不过正因为她蠢,和对慕容妃嫣深深的嫉恨,才有利用的价值。

苏兰静面露凝重之色,良久才谨慎的说:“这事事关皇家声誉,你不要对外透露,否则……”苏兰静做了个杀头的动作,慕容婉萱被吓了一跳,惊慌的问,“苏姐姐,这么危险?”

“当然,你姐姐的婚事是皇上赐的,已经昭告天下,所以不可能取消,而云王妃怎么能有不光彩的过去,到时为了维护皇家,不得已会做一些牺牲,千万不要再到外去说。”苏兰静提醒慕容婉萱,她这么做有自己的考量,一来慕容婉萱的话一定有添油加醋,就不知道故事到底几分真几分假,她不可能用真假不明的过往去搬倒慕容妃嫣,到时事情如果不是像慕容婉萱所说,那么她自己都有搬弄是非的嫌疑,无论是太后还是太妃最忌讳这种事,所以她需要做的是蛰伏,不愁以后没有机会。

“多谢苏姐姐提醒。”慕容婉萱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仿佛把苏兰静当成大恩人。

“婉萱妹妹,我看你太单纯,如果你信我,以后有事就多和我商量,我也可以为你出谋划策。”

“苏姐姐你对我太好了。”慕容婉萱欢欣雀跃

“我一直都想要个妹妹,如今如愿了,当然要当自家亲姐妹对待。”

这边两个虚伪的女人在装亲热,那边慕容妃嫣和修伊也在和突然冒出来的楚流云大眼瞪小眼。

修伊原想和慕容妃嫣共进午餐,谈天说地,结果被凭空出现的楚流云破坏掉,他指着楚流云哇哇大叫,楚流云只淡定喝茶,修伊叽里呱啦说了一通,自己也累了,倒茶猛喝。

楚流云从容的放下杯子,问慕容妃嫣:“他刚说什么?”

“说他很高兴见到你,欢迎你的到来,你信么?”

楚流云不置可否,“难得爱妃与小王子感情这么好,是否需要在我们成亲当日邀他当特别宾客?”

慕容妃嫣白他一眼,大意就是你别刺激人了。

修伊喝了一壶茶,壮了壮胆,抽出佩剑道:“楚流云,是个男人就来比试!雷切尔告诉他听,琉月国剑术最厉害的王子要让他尝试尝试厉害。”

“王、王爷……”雷切尔擦擦额头的汗支支吾吾的说,慕容妃嫣在一旁也感到无语,因为就在修伊拔剑的瞬间,她察觉到四周气氛骤然一紧,明显是楚流云的暗卫们提高了戒备,修伊却神经大条的没有发现任何不对。

楚流云挑挑眉,“但说无妨。”

“我家王子要和你比试剑法。”

“那就要请修伊王子多多赐教了。”楚流云拱手道。

雷切尔把这句话翻译给修伊听,修伊嗤之以鼻,哼,中原人就是虚伪。

楚流云说:“爱妃,刀光剑影不比诗书画,正所谓刀剑无眼,为了你的安全,你还是不要观战了。”

慕容妃嫣点点头,她当然不会傻到真以为这两人比剑会控制不住误伤到她,楚流云是想给心高气傲的修伊留面子,毕竟,咳咳,不是她歧视外国人,在武功方面,楚流云当然比修伊技高一筹,所以这场比试的结果不言而喻,修伊脸皮薄,要是在她面前出了丑,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别扭来。

慕容妃嫣邀请道:“雷切尔留下来一起喝茶吧。”雷切尔不像年轻气盛的修伊,他也预料到这场比试的结局,才不要去当王子的出气筒,于是应邀坐下来。

修伊根本没注意到这里你来我往的眼神交流,大喇喇的提着剑拉着楚流云去外面比试,修伊找的这家店是京城上好的酒楼,后院很宽阔,足够楚流云和修伊发挥。

大约一盏茶的光景,楚流云回来了,后面跟着垂头丧气的修伊,不用问也知道结局,后来修伊从我一定要打败你变成了快教我武功我要打败你。从此,慕容妃嫣清静许多,得到的消息都是修伊缠着楚流云去学武,她忍不住黯然神伤,修伊小王子,你是要移情别恋了么?不过慕容妃嫣没想到楚流云也是那么大方的人,竟然认真的当起修伊的武术指导来,虽然楚流云解释这叫两国友好交流。

慕容妃嫣和楚流云的亲事定在十一月初五,据香影说,那日全城张灯结彩,夜如白昼,云王府宾客云集,来了许多达官贵人,不过这些热闹慕容妃嫣一点都看不到,因为一天她都是在红盖头下面度过的,顶多能看到这个人的鞋不错,那个人的鞋真挫,剩下的就是被楚流云牵着不停的敬茶点头。

修伊也过来敬酒,似乎经过几日楚流云的‘调教’,他也稳重许多,慕容妃嫣想当然的认为,结果修伊一句话破功。

属于修伊少年的嗓音倔强的说:“妃嫣暂时交给你,如果你对她不好的话,我一定会抢过来!就算我现在剑术不如你,但不代表以后也会输给你。”

楚流云举着酒杯回敬过去,“你恐怕没机会抢妃嫣了。”

令慕容妃嫣惊讶的是楚流云是用英文说的,虽然发音不是很标准,语法也有错误,但还是能听懂,原来这些日子楚流云这只狐狸才不是纯粹去教修伊剑术,而是偷师学英语,而且更让她觉得可怕的是楚流云的语言天赋,几日就能学到这个程度了,绝对不科学……

被打击的修伊泪汪汪的走了,楚流云忍俊不禁,低声对慕容妃嫣说:“这小王子真好玩。”

“你别老欺负人。”

“爱妃如此不舍,我真嫉妒。”

“你行了吧。”慕容妃嫣用手肘推了推楚流云。

“呵呵,妹妹,你看云儿和妃嫣感情多好,想必你很快就可以抱上孙子了。”太后笑着对惠然太妃说。

惠然太妃扯了扯嘴角,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她原本就对这个儿媳妇不满意,何况还听到儿媳妇以前有婚约被人当众退婚的丑事,当时她偶然听到苏兰静与楚流云的交谈,隐约知道慕容妃嫣有婚约之事,楚流云吩咐苏兰静一定要保密,惠然太妃当时就气得差点晕过去,原来云儿知道还想隐瞒她!事后苏兰静竭尽全力安慰她,让她不要放在心上就当不知道不要与王爷怄气,可这件事还是如同一根刺卡在喉咙,让她几夜都没睡好。

拜过天地与长辈,慕容妃嫣被丫鬟引到新房,华贵的新房内,红烛摇曳,红幔轻垂,烫金的红色的喜字在烛光下泛着淡光,慕容妃嫣端端正正的坐着,不敢松懈,良久,她听到凌乱的脚步声,屋外是楚流云与那些贺喜的宾客道别,几个与楚流云私交甚好的贵族子弟想闹洞房被楚流云拦住了,说新娘子害羞,下次有机会再带新娘子见大家,被众人啧啧笑话,云王妃刚过门,云王就妻管严了。

好不容易,外面才安静下来,慕容妃嫣听到房门推开的声音,心蓦地一提,她捏紧了手帕,并且不安的绞动着。很快,红盖头下出现一双好看的祥云纹鞋,楚流云拿过喜秤,犹豫了一会儿,又将喜秤放回去,缓缓伸出手捏着盖头的两角,慕容妃嫣感觉眼前的流苏在晃动,她的心也到了嗓子眼。

楚流云轻轻将盖头掀开,大红的喜袍将慕容妃嫣衬得艳丽无双,肌肤胜雪,双颊如霞,凤冠上的珠光华宝也被慕容妃嫣的艳色比下去,显得有些黯然。

“爱妃你紧张?”楚流云好笑的看着已经被捏成丝帕干的手绢。

慕容妃嫣将手帕藏到身后,“我是等得无聊只能捏手帕玩。”

“是我的错,让爱妃等了那么久。”楚流云笑眯着眼,自责道,他拿过两杯交杯酒道,“娘子,我们喝交杯酒吧。”

慕容妃嫣愣了愣,“娘子?”

“平民百姓不就这么叫的么?”楚流云笑着说,“今日,我不是王爷,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希望与娘子白头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