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作者:三更灯火 更新:2019-09-22

   时光易逝,白靖芳与杜梦楼在寒玉潭已经一起生活了半年。 《》?晋江原创网?@ ?半年后,毒圣霍成君曾回转过一次。捎带着为白青夏传了几句话给白靖芳,其实无非是嘱咐爱子不可怠于武学,耽于逸乐,还有注意身体,莫令家父担心。 《》?晋江原创网?@ ?后一句霍成君没说,他心里有气!《》?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想他这寒玉潭当属“世外毒境”,干干净净,清清冷冷,遍地毒草,满坑毒物,让他住得是十分惬意安乐。可如今,哪儿还有一丁点原先的影子?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那真是“本事”渐长,屋前垦地种蔬果,屋后养鸡鸭。寒玉潭原本毒雾弥漫,一般的花草、牲畜根本无法存活,所以那霍成君引为自傲的毒术,竟是被杜梦楼用来“医”了这些玩意。徒弟这样也罢了,反正杜梦楼在霍成君眼里始终是有些拿不出手,上不得台面,可白青夏教养出的儿子是如何的风雅俊逸,却也跟着杜梦楼一起过上了这平常百姓的小日子?!杜梦楼浇地,白靖芳便除杂草,杜梦楼喂鸡,白靖芳就去收蛋……只怕白青夏若亲眼见着,也要不认识他这儿子了! ?《》?晋江原创网?@ ?霍成君在寒玉潭住了三日,吃了徒弟“孝敬”的几顿可口饭菜,那肚里的气也渐渐消了些。然而这里他是再住不惯了,眼瞧着杜梦楼拿他那些蜈蚣喂鸡,他就忍不住要弑徒。可杜梦楼如今哪是他想动就动得的?身边有个白靖芳护得牢牢实实,千里之外的湘城还有个“岳父大人”坐镇,霍成君有顾忌,也有想法。杜梦楼能将他的寒玉潭“鸠占鹊巢”,他也能将那岳父大人的怀虚谷当成自己地盘。这算是个理由,虽然有没有理由都不能阻止霍成君“偶尔路经”怀虚谷,一住便是三、五月。 ?《》?晋江原创网?@ ?三日后,霍成君没有一丝留恋地离开了寒玉潭,眼不见心不烦,他决定去烦白青夏了。 ?《》?晋江原创网?@ ?霍成君离开不出几日,寒玉潭迎来了另一位“客人”。 《》?晋江原创网?@ ?那一日,终年寒冷如冬的寒玉潭难得有了些暖阳,杜梦楼和白靖芳一齐为布老虎洗了个澡。布老虎一身水淋淋地躺在竹榻上晒太阳,它旁边的小伙伴正在吹笛子给它听,哥哥则在不远的菜地中摘着西红柿。那西红柿个头不大,但十分的鲜红,他摘下四、五颗放进小竹簸箕里,拿回膳堂洗了洗,切成一碟的小块撒了些甘蔗糖,然后端出了屋外。。04《》?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将笛子自唇边移开,微笑着看着杜梦楼走近。 《》?晋江原创网?@ ?碟子被送进了白靖芳手中,白靖芳吃下一半,剩下的递给了哥哥,他知道杜梦楼并不十分喜欢甜食,也不忘将那甘蔗糖蘸尽。《》?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哥哥,过几日我们出去买些米面吧。”《》?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恩。”杜梦楼点点头,随手将空碟子放在了身旁。 《》?晋江原创网?@ ?他们如今的日子是自己自足,隔一、两个月便去寒玉潭外采买些日常所需的物品。杜梦楼拿着所养毒物便能在药铺换些银两,而白靖芳虽是家世颇丰,却也从不自做主张地铺张浪费。一日三餐,平平淡淡,安安稳稳。《》?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瞧杜梦楼微微仰着下巴,半眯着双眼,似乎也是个晒太阳的模样,心中就不禁一动。 ?《》?晋江原创网?@ ?“哥哥。”《》?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闻声一转头,眼前光线便暗了下来。。b4《》?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吻住了杜梦楼,是个浅浅的温柔的吻,**也只探入一些,逗弄似的点了点杜梦楼的**,然后便退了出来。他眼角唇畔都有笑意,柔声道:“哥哥,我甜不甜?” 《》?晋江原创网?@ ?**上留着甘蔗糖和白靖芳的味道,杜梦楼耳根微红,搂住了白靖芳的脖颈与他面颊贴着面颊,过了片刻才侧首亲了下他的脸蛋,轻声道:“甜。”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轻笑,心中只觉十分的**,满腔柔情蜜意都要尽付此人。他抬臂正想回抱住对方,却是忽然停下了动作。《》?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恩?”杜梦楼被白靖芳从怀中轻轻推了开来,甚是不解地望着他。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敛了心神,又静静聆听片刻,不禁有些皱眉,“有人进了寒玉潭……不是毒圣。” ?《》?晋江原创网?@ ?不怪白靖芳如此警觉,寒玉潭在江湖中几乎是处“禁地”,因那毒圣十分厌恶被人打扰,当初白青夏为了爱子前来寻他,也不曾踏进一步。白青夏何等深厚内力,对这寒玉潭中的毒雾也要惧其三分,更罔论那些江湖宵小?胆敢前来的只有两种人,一是那与毒圣齐名的昆仑医仙沈慕来;二便是求死之人。《》?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我去看看。”《》?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起身便要往外走,杜梦楼却是拉住了他。 《》?晋江原创网?@ ?“别担心。”白靖芳十分清楚杜梦楼的顾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安抚道:“你留在这里等我。”《》?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紧了紧掌心,缓缓松开了手。《》?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犹如轻风,闪身便消失在了杜梦楼眼前,只留下一抹潋滟的朦胧白影。 ?《》?晋江原创网?@ ?行至半途,白靖芳在来人面前骤然停步,对视瞬间,白靖芳周身杀气腾嚣,尘土飞扬间石砾一颗颗无风跳动,草叶翻卷着自白衣旁飞过,却尽数被溢散而出的气劲撕得粉碎。 ?《》?晋江原创网?@ ?那人形容颇为狼狈,却仍是难掩一身非凡的贵气,一双总是笑含**睥睨脚下的眼眸,此刻却是微微大睁着,写满疑惑、惊诧,甚至有一丝的无措,“是……你?”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面无表情,那容貌俊美无俦,长发轻扬,白衣翩翩。仿如不染凡尘的仙者,又如冷血无情的玉面修罗。《》?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两年后的再相见,谁也不曾预料到,谁也不愿预料到。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以为他放下了,遗忘了,然而此刻胸膛中翻滚的怒火清楚地说道:宁王赵辞!该死! ?《》?晋江原创网?@ ?赵辞已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了神,他甚至有些不耐道:“我来找毒圣,没有时间与你纠缠,让开!”《》?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哈……哈哈哈……”白靖芳笑出了声,他的声音很低很沉,仿佛是自灵魂**发出,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神都十分的平静,简直让人觉得这笑声并非出自他口中,那模样令人心惊,竟是种深深压抑住的癫狂之姿。《》?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赵辞早已察觉这当年的傻子不傻了,白靖芳一身杀气毫不遮掩,他如何感觉不到?可他心中有如重山压顶,心急如火,根本无暇分神他事。《》?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停了笑声,玉笛同时自他腰间飞出,在眼前快速旋转几圈后,落进了白靖芳展开的手心。 ?《》?晋江原创网?@ ?自始至终,白靖芳一言不发。那唇间响起的笛声,就是他唯一的“语言”。 ?《》?晋江原创网?@ ?杀!《》?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怀虚笛原属清灵之音,怀虚心法要求“无佗”境界,“无佗”既“无他”,最忌因仇恨所起之杀念,然而今日白靖芳吹得却是一首名副其实的杀戮之曲。 《》?晋江原创网?@ ?自优美的笛声传出的内力犹如滔滔巨浪,熊熊烈火,肆虐无情。笛声越是悠扬动听,杀气也越是凌厉锋利,阵阵音波像无数尖利的银针刺穿了耳膜,刺入肺腑经脉。 《》?晋江原创网?@ ?赵辞猝不及防,不及以内力抵挡,竟是一口朱红呕出。他勉强镇定心神,心中微微一惊,他对江湖各门各派也算了如指掌,自然知道四大音杀其一的怀虚笛。只是怀虚笛向来不问江湖恩怨,门下弟子极少在外走动,虽声名响亮却是一隐世神秘之地。赵辞曾在年少时偷跑出宫,只为观视一场齐集各派精英的江湖盛事,当年怀虚笛只派出一名弟子,且年纪与赵辞相当,令在场的许多武林前辈大感不满,道那怀虚谷过于清高傲世。那年轻弟子一路过关斩将,直到与天蟾琵琶狭路相逢才败下阵来。天蟾门徒向来心狠手毒,竟将怀虚弟子重伤,可即使如此,怀虚谷主人也不曾出面为其徒讨回公道。经此事后,怀虚清傲冷漠之名更胜曾经。赵辞如何能想到,那叫雪舟的小傻子竟是出自怀虚谷?! ?《》?晋江原创网?@ ?赵辞武**不弱,然而音杀派皆属纯正内**门派,所长根本不是拳脚**夫,赵辞与白靖芳若是近身擒拿或剑搏剑,恐怕还有两分生机,可论内力,便简直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 ?《》?晋江原创网?@ ?更何况,赵辞哪里知道,他面前这谪仙般的男子与当年所见少年之间的差距又是天与地,他面对的可是那下一任的怀虚谷谷主。《》?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赵辞暗提内力,然而无济于事,自笛音中送出的真气犹如漫天细雨,密密匝匝,直要将他刺穿得体无完肤。《》?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血红一口接一口呕出,赵辞竟是连半步也无法踏前,而白靖芳始终漠然地看着他,不曾移动寸许,只有那玉笛上的纤长手指十分优雅地按压笛孔,轻易地操纵着他人的生命。就如……他也曾被对方如此轻易地操纵过……《》?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就在这时,赵辞目光一凛,竟是又见到了一个更加意想不到之人! 《》?晋江原创网?@ ?那人站得离他们十分遥远,可赵辞哪能认错?他强忍下翻腾的血气,大声道:“崔锦在寒玉潭外,他身中——”《》?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不等他说完,笛声忽而高亢起来!像是为了堵住他的声音,狂暴地犹如愤怒的野兽,誓要撕咬开他的咽喉。白靖芳的眼中终于出现了憎恶和怒火,几欲将面前之人烧成灰烬。 ?《》?晋江原创网?@ ?赵辞口鼻之中都是浓血,连耳中也淌出鲜红,他猛咳一声,却是断断续续道:“他身中……奇毒……**找毒圣……救他!”《》?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远处之人静立许久,直到赵辞不堪重伤地跌坐在了地上,那人才缓步上前。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心中十分清楚杜梦楼在他身后,可他并未停下笛音,在至赵辞死地之前! ?《》?晋江原创网?@ ?一声轻咳自后传来,白靖芳简直是要发狂,他收起笛子猛地转身道:“为什么?!” ?《》?晋江原创网?@ ?血丝自杜梦楼唇角溢下,他抬起手背抹去,轻声道:“我去看看他。”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一语不发,直直地盯着面前之人,他表情几乎扭曲,不可置信地看着杜梦楼从他身边经过,他僵立原地,半晌后等到的是身后背着崔锦与他擦肩而过的哥哥。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将崔锦安置在了药室,当他走出时,并未见到白靖芳的踪影,反而是赵辞正满身是血,狼狈不堪地守在门外的不远处。《》?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走近赵辞,想了想,道:“你是如何能**寒玉潭?” 《》?晋江原创网?@ ?赵辞不语,只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笺递给对方。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接过后打开看了起来。《》?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这封信是以昆仑沈慕来的名义写给毒圣霍成君的,信中言道崔锦所中之毒为“赤血弘侯”,乃世间至阳至烈之毒,唯千年冰蝣或可解,言辞十分委婉谦逊,希望能得毒圣相助,救人一命。既然是沈慕来的提点,那赵辞能**寒玉潭就并不奇怪了。 《》?晋江原创网?@ ?“救他!”赵辞忽然出声,竟是跪在了杜梦楼面前,紧紧望着对方,那神情急迫而无助,哪里还有半分王爷的尊贵,“**见毒圣!毒圣在何处?”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静静望他一眼,轻声道:“湘城。”。dc《》?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言罢转身便返回了药室之中,反手将门阖起。 《》?晋江原创网?@ ?赵辞怔了怔,突然发疯似地朝那屋子冲去,然而他的手还未碰到房门便被一股强劲的力量震飞了出去,跌翻在地。《》?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不知何时出现,他站在药室之外,俯视着地上的赵辞。 《》?晋江原创网?@ ?赵辞不肯甘休,一次次爬起走向前,一次次在即将靠近时被白靖芳的内力震开! ?《》?晋江原创网?@ ?赵辞自知不是白靖芳的对手,他也不管自己此时的形貌如何难堪,竟是笑了笑,道:“果然风水轮流转,你要报仇便对我来,崔锦于你们总有过救命之恩,何必为难他?”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垂着眼帘,倚在门边,似乎是闭目养神,对赵辞的话根本不闻不答。 ?《》?晋江原创网?@ ?“雪舟——”《》?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赵辞方开口,脸颊上便传来一股巨痛!脑袋猛地偏向了一旁。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抬眼看向他,声音又冷又沉,“闭嘴。” 《》?晋江原创网?@ ?药室中,杜梦楼放下了手中的毒典,轻轻闭了闭眼,半晌后才缓缓睁开。 ?《》?晋江原创网?@ ?赤血弘侯……千年冰蝣……《》?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走到昏睡不醒的崔锦身旁,视线最终锁在了那腰间挂着的一枚云形玉佩之上。将他与白靖芳带出宁王府的信物……《》?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欠?不欠?《》?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早就说不清了……《》?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但愿是最后一次……《》?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水气弥漫的药室里,崔锦与杜梦楼**对坐在巨大的药桶之中,桶内放着几十种至寒之毒。杜梦楼手中是一根极细极长的冰针,已在两人的胸口处分别刺入许深。 《》?晋江原创网?@ ?血丝自崔锦的胸膛溢出,也自杜梦楼的胸膛溢出,仿佛两条细细的红色丝线在水里慢慢地连接相系。《》?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如此一个时辰后,渐渐地有一条黑色的仿佛蚯蚓般的事物从崔锦的伤口中钻了出来,那事物沿着血丝,十分不情愿地被牵引向前,然后竟在触到杜梦楼胸口的一瞬间被一个突然冒出的白色事物拖了进去!《》?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同一时间,崔锦呕出一口黑色浓液,软倒的身体向杜梦楼靠来,杜梦楼抬手揽住他,也睁开了双眼。他微微皱眉,眉间隐着痛苦,是那刚**的赤血弘侯正与冰蝣互相缠斗着。 ?《》?晋江原创网?@ ?崔锦似乎恢复了些微的清醒,他倚靠在杜梦楼的肩头,看清身边之人时惊讶地睁大了双眼,半晌后才出声道:“你……还活着……你……救了我?”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沉默了片刻,轻声道:“以后不要出现在我和他的面前。” 《》?晋江原创网?@ ?崔锦无力地弯了弯唇角,叹息声微不可闻,“是我愧对你……我答应你……” ?《》?晋江原创网?@ ?他顿了顿,又道:“早知你与他……我不会……”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轻轻推开了崔锦,轻声道:“这种话不必说,我也不想听,你的想法,我也不想知道。” ?《》?晋江原创网?@ ?崔锦最终再未言一句,甚至是他与赵辞离开寒玉潭之时。 《》?晋江原创网?@ ?赵辞原本想要为这“救命之恩”跪谢杜梦楼,却是被白靖芳踢出的石子挡了回去,白靖芳并不看他们,只背对着说了三个字,“你不配。”《》?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短短两日一夜后,寒玉潭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晋江原创网?@ ?布老虎干干净净,香喷喷地躺在床上,却是只见坐在床边的哥哥,不见它的小伙伴。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脸色十分的苍白,因那千年冰蝣根本无法完全克制住赤血弘侯,他敢为崔锦解毒心中自然是有把握,但他所要体会的滋味无人能想。若非那赤血弘侯在崔锦**时间并不长,还未长至凶猛无比之时,否则就算是他“养”了几年的冰蝣也不见得能将赤血弘侯彻底自崔锦那里“引出”。他原本是至寒的体质,如今冰火相抗,阵冷阵热十分地难以忍受。 《》?晋江原创网?@ ?昆仑雪莲……《》?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唯此物与冰蝣相辅相成,可助冰蝣彻底降伏赤血弘侯……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心知自己必须要走一趟天山了。《》?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理过了思绪,杜梦楼抬手摸了摸布老虎,轻声道:“你看,你的小伙伴也是有脾气的。” ?《》?晋江原创网?@ ?无奈地轻叹一声,杜梦楼起身走到了屋外。。cf《》?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正背对他而立,吹奏着笛子,那笛声清清冷冷,幽幽泠泠。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走到他身后,将他环在了怀中,道:“靖芳,屋外冷,随我回去吧。” ?《》?晋江原创网?@ ?玉笛从唇边移开,白靖芳却依旧沉默不语。。6d《》?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后颈,怜爱地流连其间,轻声道:“恨一个人太累,就算他死了也改变不了发生过的事。我……”《》?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说到这里,杜梦楼似乎是有了些不好意思,可还是说了下去,“只想与你在一起,我会一辈子对你好。”《》?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的肩头微微颤抖,他低声道:“哥哥,你难道就不恨么?”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绕到了他的身前,紧紧地拥住了白靖芳,道:“小傻子,我心里只有你,没有地方留给其他人。”《》?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白靖芳缓缓抬起手臂,抱住了杜梦楼,将脸埋在他的肩头,许久后才开口道:“哥哥,忘了吧。”《》?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杜梦楼抚着他的背,亲了亲他的脸蛋,轻声道:“忘了吧。” 《》?晋江原创网?@ ?只记得你,此生心中唯有你,让那过往如云烟,忘了吧…… 《》?晋江原创网?@ ?再苦的路走了过来,再难熬的痛楚熬了过来,他们此刻彼此相拥,唯有对方,何不珍惜这幸福,珍惜这温暖的怀抱?《》?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若不是曾经的苦难,也不会有他与他的今时,然而苦难已到尽头,以后只有那浓得化不开的甜蜜。《》?晋江原创网?@ ?《》?晋江原创网?@ ?恨?杜梦楼摇头,他只想爱,爱他的小傻子,一生一世。 《》?晋江原创网?@ ?(全文完)《》?晋江原创网?@?

1 

0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